主页 > 独家新闻 >

媒体称芦山地震救援工作比汶川地震更及时镇定|地震|芦山|救援

编辑:小豹子/2018-06-20 22:02

  《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第15期

  与5年前相比,我们是否变得更好?

  与5年前的汶川地震相比,此次芦山地震之后的救援工表现得更及时和镇定。但是,混乱局面也时有发生,主要表现在通往灾区的交通生命线堵塞,以及救援人员和物资的协调和调度出现问题。针对这些短板,我们的救援体制需要建立起科学的协调机制。

  本刊记者/蔡如鹏(发自成都)

  4月20日16点37分——芦山地震后的第8个小时——刚刚担任国务院总理不足两个月的李克强,乘坐货运直升飞机降落在震中的芦山中学操场。

  着陆前,飞机特意在空中盘旋一周,俯视下面的灾情。

  航拍图片显示,芦山有部分房屋倒塌,但大部分房屋受损情况不太严重。这次地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5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后者震中距离芦山县不到200公里,在那场灾难中有近7万人丧生。当年,时任总理温家宝也是在震后8小时内赶到了灾区,慰问灾民和指导抗震救灾工作。

  芦山地震虽然在震级和所造成的破坏程度上与汶川大地震不可同日而语,但人们仍习惯将两者进行对比,审视救援工作是否已经从5年前的惨痛经历中吸取了教训。

  “可以说,这次面对芦山地震我们是从容应对。”四川省政府应急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骆西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专访时说,虽然这次的震后工作还存在很多不足,但整个反应速度是非常快的,“与5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进”。

  两次地震轻重有别

  西南财大教师张居衍先后亲历了这两场地震。4月20日当天,他刚好在从雅安回成都的途中,地震发生后,他立刻掉头前往芦山,并在6个小时候后赶到了县城。五年前,汶川大地震发生时,他正在成都,当天傍晚就与学生一起打车赶往震中。

  他将两次的见闻记录下来,并进行了比较。

  张居衍说,5年前,当他赶往灾区时,沿途到处可见倒塌的房屋,而这一次,开车接近芦山了,才看到垮塌的房子,“没看到整体垮塌的房屋,尤其没有5·12地震期间那种楼上几层压垮第一层的惨象”。

  与强度高达8级的汶川大地震相比,芦山地震释放的能量约等于汶川地震的三十分之一,受灾范围是汶川地震的八分之一。骆西宁说,因为灾难程度不同,相应的应急措施也肯定会有所区别。

  与上次汶川大地震一样,国务院在芦山地震后,也随即启动了最高级别的抗震救灾一级响应,由民政部、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八个政府部门组成的国家减灾委工作组赶赴灾区。总理李克强也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

  但其中有一个细节与汶川地震不同:国务院并没有成立与汶川地震级别相同的国家级的抗震救灾指挥总部。因此,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并非此次抗震救灾的总指挥长。

  2008年,在汶川地震发生后两小时,国务院就成立了国家级的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由温家宝担任总指挥。

  据报道,在从北京飞往四川的飞机上,李克强指出“看到现场情况后要第一时间建立统一指挥部,统筹地方、军队、武警的资源。指挥部提要求,国务院给支持”。在当晚召开的抗震救灾工作会上,李克强再次明确,“下一步工作由四川省委省政府全面负责”。

  李克强在视察完灾情后,第二天就返回北京,在灾区只停留了两天一夜,约24小时。而汶川地震期间,温家宝在汶川和北川等重灾区整整度过了5天。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两次地震造成的破坏程度轻重有别。

  在抗震救灾的指导上,李克强除了与温家宝一样,强调“把抢救生命作为首要任务”之外,也提出“科学施救”的口号。在去往灾区的飞机上,他就强调要“把专业力量准备充足,宁肯动作稍大”。

  在救灾第一线,李克强表现出的更多的是冷静克制。据跟随他的媒体报道,在震中芦山县龙门乡政府,他刚刚摊开地图,就发生了一次余震。他镇定地抬头问周围的人,“这次余震大概属于几级?”

  而他的前任温家宝在指挥抗震救灾工作之外,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对救灾部队下达死命令时的强硬,和面对受灾民众时外露的情绪。

  应急预案和演练

  与5年前相比,芦山地震后,四川省各级政府的反应很快。一位参与救灾的成都志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地震当天上午他赶往芦山时,发现一路有很多救援车,包括运送士兵的大巴、大型的工程车、武警的越野车,“尤其是政府的车,比我们更早到达现场”。

  据媒体当天报道,四川省省长魏宏8时20分即从成都出发,赶往重灾区芦山县宝盛乡,由于山体塌方造成交通中断,魏宏一行弃车步行。

  四川在线记者从四川省武警总队获悉,在地震10分钟后,第一支200人的救援队就出发了。到上午9时,已有15支医疗队共计200余人开赴灾区。

  四川省政府应急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骆西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救援工作之所以能快速展开,主要得力于5·12地震之后四川省对应急体系的建立。比如,在汶川地震初期,由于通讯中断,震中的灾情甚至长达几天都无法传递给外界,给当时的救灾造成很大的阻碍。

  “所以,后来我们专门储备了卫星电话。”骆西宁说,芦山地震后,省指挥部第一项工作,就是通过直升飞机向震中几个县空投了卫星电话,第一时间建立起应急通讯,把前方的灾情及时传回指挥部。

  骆西宁还介绍说,汶川大地震后,四川省依托消防、民兵预备役人员组建了三支省级的综合应急救援队,共计2000余人,还投入约三四亿元,购买了装备。除了这三支综合应急救援队,还成立各种专业救援队,包括医疗、工程抢修等,“这次都派上了用场。”

  据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提供的数据,截至20日晚8时,公安部门调集了约5000名消防员和公安人员赶往灾区开展救援和道路疏导工作。如果算上已派出参与救援的医疗卫生人员和电力通信抢修人员,前往雅安的专业救援人员有近3万人。

  此外,5·12地震之后,四川省还加强了应急预案的制定和应急演练。去年,在汶川地震4周年期间,四川省举行了一场全省规模的大演练,涉及民众1200多万人,此次受灾的芦山、宝兴等县都参加了演练。

  此次芦山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情况相对并不十分严重,骆西宁认为,这与去年的演练“有很大的关系”。他说,演练非常有针对性,且具体,“比如,在一、二楼就应该快跑,在三四楼就不要跑,这都是根据汶川地震时建筑损害的特点制定的。”

  地方指挥部统一调动军队

  在此次救灾行动中,军队的表现尤其令人关注。军队是救援中的重要力量,而是否能够协调好军队和地方等各种救灾力量,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据《中国经济导报》在4月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21日下午发布的消息,当天国务院成立了国务院和四川省两个地震抗震救灾前方指挥部,其中国务院前方指挥部由在国务院中主管民政和救灾工作的副总理汪洋任指挥长;而四川省前方指挥部由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任指挥长,且“地方和军队的救灾力量统一由四川省地震抗震救灾前方指挥部指挥和调动”。

  而在此前一天,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紧急会议,研究四川芦山抗震救灾措施。会上,中央军委决定成立一个指挥机构,由成都军区负责,把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救灾兵力统一组织起来,在四川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完成救灾任务。

  四川当地媒体报道称,地震18分钟后,成都军区就成立了抗震指挥部。军区参谋长周小舟带队前往机场,乘直升飞机赴灾区指挥救灾。

  地震当天,正在云南空军部队视察的空军司令员马晓天上将得知芦山发生地震后,即刻取消了原定的飞行计划,改飞邛崃机场指挥抗震救灾工作。

  空军在第一时间派遣了10架直升机,前往受灾最重地区空投物品。另外,军方为芦山地震救援提供了包括遥感测绘、地图保障、气象水文在内的多方面的技术支持。

  中国军网报道称,国家国防科工局在地震后根据卫星轨道和机动能力,立即紧急启动五颗卫星,担负雅安地区遥感数据成像任务,并向地震局、减灾委和测绘地理信息局等有关部门,提供震前中国卫星拍摄的灾区图片。

  此外,13集团军某特种作战旅侦察分队,在灾区12个不同方位进行无人机航飞和战场电视传输。至4月21日凌晨,该侦查分队已经获得灾区震后高分辨率航拍影像图数十张,覆盖区域达10余平方公里。

  科学协调机制有待建立

  与5年前相比,此次芦山地震之后的救援工表现得更及时和镇定,但混乱局面也常有发生。其中一个最大问题,是在此次地震的震中芦山县,由于大量救援人员不断涌入,导致通向该地区的受损道路上出现严重拥堵。

  地震的第二天上午,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在从芦山县通往芦山河大桥的十字路口处,5辆装满武警的车辆被堵在路上,另有多辆一路鸣笛的救护车、救援车均无法前行。尽管有六七名交通警察在此指挥,严重拥堵的状况仍然没有好转。

  骆西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事实上在地震后,交管局于当天中午就发布紧急提示,对灾区部分道路实行交通管制,“汶川地震后,我们就发现交通是个大问题。因此,在各级应急预案中,都有交通管制这一项”。

  但相对于汶川地震,这次的交通问题显得更为突出,且拥堵原因更多是人为因素,而不仅仅是自然灾害所致。

  4月21日下午,应四川省要求,国务院办公厅不得不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各单位和社会团体,未经批准近期原则上暂不自行安排工作组和工作人员前往灾区。对于灾区确有需要的,国办将统一作出安排。

  骆西宁认为,拥堵与当地的道路资源有很大关系,“即便是采取了管制,一时这么多救灾人员和物资涌入,还是会造成很大压力。”

  连日来,大批食品、水等救援物资运抵芦山县城,年轻的志愿者们排起长龙搬运这些物资。但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部分灾区仍然缺衣少食。从2008年汶川地震到2010年玉树地震,再到今天的芦山地震,一种科学的协调机制似乎依然没有建立起来。

  骆西宁说,救灾物质的调配主要是由下级机关向上级机关逐级申报,然后再逐级发放。他承认,这样“的确会耽误些时间,也会存在些盲点”。

  地震的第三天,在天全县,有数百名灾民将乡长、书记堵在路上长达5个小时,要求解决吃住问题。灾民们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不上报灾情,哪里来的物资?事实上,灾情的确上报了,但未得到重视。

  西南财大教师张居衍在他的见闻中这样写道:我们到达芦山是傍晚6时,沿主路迎宾大道停满了各色的越野好车,政府公务车居多,好多工程吊车和铲车也及时赶赴,还有带卫星通信的军用大悍马。但问题是,有好些这样的车都停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在路边,等待调度,却总也不见动静,不得不在县城等待。

  他最后说,这次官员迅速到位,但希望不要只是前来报到,而是能够迅速起到组织带头、分配任务的作用,不要让诸多救援力量在路旁堆积等候。这次的伤亡不像五年前那么可怕,也算万幸。只是盼望我们的救助能够更加专业、具体、有效。 ★

  (实习生孙晓磊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