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推荐 >

[新闻周刊]视点:2012 火车向哪儿开?

编辑:小豹子/2018-06-20 22:02

  白岩松:明天,为期40天的春运即将拉开大幕,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围绕“回家之路”都会出现全民焦虑的症状,让人焦虑的焦点问题就是一张火车票。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但有票没票区别就太大了,直接决定了你能不能回上家过上年。今年的春运由于元旦和春节离得太近,就把学生流、农民工流和探亲流“三流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合一”回旋余地变小,而在这汹涌人流踏上回家之路时,围绕火车票又出现了改革举措,一个是实行实名制,为的是有效打击“黄牛党”,一个是在窗口买票、电话订票之余,又全面开通了网络订票,新举措将与汹涌人潮进行怎样的磨合?中国的铁路与春运又将走向何方?《新闻周刊》本周试点关注“2012的火车向哪儿开?”

  哦,火车票!

  过年回家!

  放假回家了!

  回家!

  回家真好!

  2012年的新年刚过春节就临近了,这周很多人都开始踏上了回家过年的路。火车票又成了一个热门的话题。

  你的票是在哪里买的

  我是在网上买的

  提前在电话上订票

  自己到售票处买的

  2012年,为火车票而奔波的人们发现,今年买火车票的方式多了起来。从今年1月1号开始,买火车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火车票全面实施实名制,购票时要出示有效身份证件,乘车时也会对车票进行实名查验。另一个是网上可以买火车票了。在银川上学的王伟就通过网络定上回家的车票。虽然取票也要经历一个排队的过程,但心里却踏实了许多。

  王伟:踏实多了,我这是从网上订票,感觉比传统订票方便多了,只要把身份证给他,直接就能把票取出来。

  旅客:刚出的网络购票我比较喜欢,因为不用来排队了。

  买火车票居然能够不用排队,网络订票一推出就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据铁道部统计,1月2日,铁道部门共发售车票603.7万张,当天旅客通过互联网和电话成功订票160万张,占铁道部门总售票量的26.5%。 显然,大家使用网络购票的热情大大超过了铁道部门的预期。网上售票系统登录难、网站网速慢、购票时间长、余票不能查询;票没订上,钱却被银行扣走等等问题不断出现。

  旅客:前面我选择互联网(购票) 前面有三次都没有订上。

  旅客:系统当时显示是订制成功了,但是后来跳出来页面说是再支付一次,等于是我付了两次的款。

  旅客:就是实名制 网络 订票的变数太大 (就是感觉心里不踏实) 提前过来舒服一点 早点买早点舒服一点。

  沿用了多年的购票方式一下子发生这么多变化,对很多农民工来说更是不能马上适应。

  旅客:反正感觉不是很有保障。

  旅客:银行卡的信息怕泄露出去。

  一月四日,《温州都市报》登了一位在温州打工的重庆籍农民工黄庆红写给铁道部领导的一封信。说他去火车站四次排队都没买到票,工作人员建议他使用网络或电话购票,但黄庆红抱怨说:“网络购票,对我们来说太复杂,太不切合实际了。”每年春运,排队买票,对我们农民工是折磨。今年我们想要这样的折磨,也没有了。“的确,对于像黄庆宏这样的农民工来说,春运买票由原来的”体力活“,而如今变成了”技术活“。

  旅客:网上购票我们不行

  旅客:我们又按不成,什么网络啊,不会用是吧,是呀。

  在温州火车站,记者见到了两位通过网络订票后来取票的农民工。这些票是他们托别人从网上订到的。虽然自己不会操作,但第一次不用排队在家就能轻松订到票,让他们感觉特别好。

  龙师傅:我们没有网银,网络购票要网银付费,我们没有网络,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就请别人帮忙订。

  叶师傅:这还是比较好,比较方便,直接在家里就可以操作,有电脑的话在家就可以买了。

  今年购买火车票的方式增加了不少,但是运力紧张的状况却依然存在,买票难仍然困扰着想回家过年的人们。

  旅客:有票吗,没票,买不上票。

  旅客:买了三天了都没有,到哪里,成都。

  旅客:站票也没有,十三号,叫我明天来排队,我已经排了两天了。

  旅客:一句话回家真的难。

  虽然票依然是不好买,但和往年人们的抱怨不同,大家对火车票的这些新变化还是很认同。

  旅客:我替我先生买的,我替他排队,到时候还是要拿他的身份证来买,不像以前一个人可以买很多人的票,这个票的话,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很公平,这样的话对黄牛的这块打击确实很大。

  旅客:就是让人家能,需要回家的人,及时能回到家里嘛,对不对,要不然你票落到其他人手里面了,需要买票的人来买到票。

  白岩松:关注春运就不能不关注铁路自身的变化,而关注这个变化可以分成动车事故前和动车事故后两个阶段,动车事故前是高歌猛进,大干快上,提速提价也提了气;动车事故之后提速变成了降速,提价变成了降价,包括降退票费,这一个”双降“向安全靠拢,向民生靠拢,算是多少抚慰了一些因动车事故而难过的民众内心,但是仅有”双降“是不够的,铁路自身的改革也似乎被动或主动的提到了台面上。时光进入2012,第一天,铁道部给铁路职工包了一个大红包,涨工资,向基层一线员工倾斜,据说一线工人每月最少涨620;对外关注民众的感受,对内关注职工的生活,这2012的火车正在向哪儿开呢?

  变革的细节

  北京铁路局12306电话服务中心: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2012年1月6日,北京铁路局12306客服中心,70名话务员正紧张地接听着各种问询电话,人们询问的焦点,集中在今年开始实行的实名制,和网络及电话购票上。

  这是因为是银行扣款信息没有按时传达到我方平台造成的。

  您有订单号可以取的,您的订单号里边购了两张车票是这意思吗?

  请您拨打95105105电话订购。

  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主任助理 卫瑞明:今年春运比往年都早,所以节前的高峰相当集中,一票难求的情况也十分突出。在这么一个形势下面我们出台了这些新的措施、新的设备,可能是第一次经受春运这么大,高客流的考验,可能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我们也真诚地希望广大的旅客能够对我们的工作多提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们一定会虚心地接受,努力地改进。

  1月6日,频频出现故障的12306订票网站上,开始出现这样一段提示语”铁路旅客列车互联网售票系统试运行,在试运行期间,如遇网络拥塞或访问用户过多,给您购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并请尝试电话订票等其他购票方式,以免耽误您的旅行。“--今年春运,面对人们的批评和指责,”铁老大“似乎放低了身段,多了些承认不足的勇气。

  董焰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原所长:高铁出现事故以后,各方对铁道部产生很多质疑的情况下,他想了很多办法,采取了实名制,网络售票,多年前都提出过他都没有推行,现在全都开始采用了。

  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主任助理 卫瑞明:今年我们采取了开放办春运的这么一个理念,就是我们广泛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包括提的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我们加以认真地研究和改进,提高我们的工作质量。

  开放办春运,这样的口号在铁路系统内部还是第一次提出。同样少见的,还有”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服务标准,正在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赵坚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铁道部现在是比较注重怎么样提供更好的服务,解决一些铁路存在的问题。虽然在这个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问题,我觉得是积极的。

  今年春运,铁路预计发送旅客2.35亿人次,而春运客流总人数预计将超过31.5亿,火车票注定仍是稀缺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实行实名制,遏制黄牛倒票,可以保证公平;而网络和电话订票,本意是减少旅客排队时间,提高效率。这些新举措面对挑战时,想办法,向前走,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董焰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 原所长:要千方百计地老百姓安全、顺利地家过年,调动一切的积极因素来解决这些困难,这是当前最大的政治,讲政治讲什么?这就是政治。这是铁道部必须要做的。

  出来了。记者:票是谁帮您上网买的?老胡:不认识,在一个网点。5块钱手续费。记者:那你往年是怎么买回家车票呢?老胡:往年在这车站买。排队。

  记者:你自己上网订的?周琴:对。记者:你上网花了多长时间订上这张票?周琴:差不多半个来小时吧。

  你就自己在宿舍打电话就能订上?对,我早上打就没订到,到下午五六点钟打,刚好有一张,就订到了。

  老马:今年比较好买点。记者:为什么呢?老马:今年因为我看都是拿着身份证,身份证买好买点,每一年我看着票贩子多,都买不到。

  2011年10月,铁道部曾下发通知,要求全国旅客列车保证有2元以下矿泉水、15元以下盒饭供应,并解决厕所摆放卫生纸等问题,在当时引发全国民众热烈关注。现在看来,那可能只是一个序曲--滚滚春运大潮中,更多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并被成千上万回家的人亲身感受。--或许,这本来就不是变化,而只是一种回归,长长的铁路线,正在回到它本来该有的方向。

  白岩松:2011年将要结束的时候,温州”7.23动车事故调查报告“与全国人民见面了,不是天灾,是人祸,不是凑巧,是管理出了问题,这一切都促使铁道部门管理者必须去思考。接下来这中国列车该往哪开,为此需要怎样的变革?细心的人们发现,2011年年初的时候,提到针对铁路部门的政企分开铁道部长还强调没有时间表,但到了年底铁道部长却主动提到了政企分开,显然动车事故像一道分水岭,不仅改变了人们的态度,也在深刻改变着围绕铁路发展与管理的思考。政企分开有了时间表吗?

  报告未完成

  国务院对事故调查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不仅要查清直接原因,还要追根溯源,查清设计、制造、管理等方面的源头性问题,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2011.12.28新闻联播)

  2011年岁末,国家安监总局全文公布了”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专家组副组长王梦恕表示,铁道部以往主要重视设计施工,不重视后期的养护、管理和修理,所以发生了大问题。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综合运输研究所 原所长 董焰:确实很认真,很严格。通过这个报告,一个是科学的总结了事故的原因,有人的责任事故,有管理上的责任,也有设计上出现的一些问题。

  723事故之后,全国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高铁安全大检查,重点是各种安全责任制度的落实情况,以及职工的安全教育。专家组在各地检查时,还发现了一些安全之外的问题。

  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原所长 董焰:有的地方建设我看了以后也很生气,建的离城老远,那么巨大。我站在底下就问他,将来取暖和通风怎么办?夏天的冷风怎么办?太巨大了。有铁道部问题,有地方政府问题,要作为地方的地标工程,地王,这就要了命了。在过去这些年中,建设发展很快,问题也暴露出不少,特别是追求大,追求洋,追求业绩。

  723事故是一记警钟,敲打着那些迷恋速度、迷恋业绩的人。随后高铁、动车全部降速降价,部分铁路局取消了动车,由新型空调车代替。虽然运行时间上稍长,但票价下降了近一半。更多的安全冗余、更低的出行成本,这种向保守的调整获得了肯定。

  声音: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今天出席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他强调要以人民群众满意作为检验铁路发展的根本标准,加强和改进铁路运输的组织工作,推动铁路服务质量持续改进。(12.23晚间新闻)

  全国铁路工作会议释放出一个明显的转变,那就是连年攀升的铁路基建投资大幅下降,但外界不得而知的是,这个缩小的盘子将保谁压谁?高铁是否会像往年一样分走一半?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赵坚教授:高铁的建设成本太高,建一条高铁至少可以建三条普通的货运铁路,至少可以建两条客货混跑的或者以客为主的铁路。是不是要做一个根本性改变?我觉得铁路建设的方向、战略要做一个根本性的改变。现在没有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看到这个变化。

  还有一个很现实很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在建的2万公里该按什么标准建设。比如从乌鲁木齐到兰州的兰新线,这条在沙漠中穿行的高铁投资巨大,地下工程已经按350公里建成,地上部分该何去何从?

  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原所长 董焰:铁路建设的一个常识,铁道轨线下是投资最多的地方,现在存在这个问题了。我都感觉到非常无奈,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这注定是一个代价高昂的转身。中国铁路放缓了脚步,那么作为火车头的铁道部又该怎样调整?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盛光祖也特别提到,国务院正在研究铁路机制改革的问题,希望大家多出点主意。铁路改革,这个被搁置多年的问题终于在2012年重上日程表。

  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原所长 董焰:应该抓紧时机,不要选择时机,抓紧时机加快最后一个堡垒,就是交通运输的体制改革问题。

  开往2012年,中国铁路做了很多减法,投资规模降下来了、运行速度降下来了,但还有很多加法要做,那些被硬件远远甩在后面的安全意识、管理水平和体制改革,已经到了必须提速的时候。

  白岩松:动车事故前,中国铁路一直处于高增长时期,投资力度相当大,不要说当初4万亿屡占大头,2011年初的计划投资规模就是7000个亿,而2012年,也就是今年,这个数字变成了4000亿。显然,投资规模变小了,然而一列高速开了很久的列车说要立即慢下来并不容易,比如在12月23号铁路工作会议召开前,各省、自治区的相关人士来拜会铁道部的频率就明显增多,意图很明显,到列计划的时候,别把自己这一块给砍下去,因此可以看出改革并不容易,有人推也会有人拦,不过越是这样,越需要改革不是吗?因为这是人民的铁路。